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汽车零部件再制造分会欢迎您的来访!

再制造:潜力巨大 难题不少

25日

再制造:潜力巨大 难题不少

   时间: 2016-03-25

核心提示
 
  再制造是指将废旧汽车零部件、工程机械、机床等进行专业化修复的批量化生产过程,再制造产品可以达到与原有新品相同的质量和性能。再制造是国家鼓励的战略性新兴产业,也是循环经济和转型升级的重要内容。
 
  当前,我国再制造产业发展面临很多突出问题,比如社会认可度较为缺乏、旧件来源及产品销售渠道不够畅通、政策支持尚未细化、相关法规亟待修订等等。辽宁沈阳是装备制造业大市,也是再制造最先起步的城市。沈阳再制造产业面临的困扰和羁绊,具有典型意义,值得各方关注。
 
  “不做企业的有谁知道,一张小小的发票也能绊住再制造!”当记者采访时,沈阳机床集团董事长关锡友劈面来了这么一句。他说:“对于再制造这样一个潜力、前景广阔的行业,我们既有信心,又很揪心。”
 
  信心来自哪?国家重视。再制造节能环保,是循环经济“再利用”的高级形式,我国再制造若能达到发达国家的利用规模和水平,将有效缓解资源短缺、能源匮乏、环境负荷加重的诸多难题。
 
  揪心为了啥?羁绊太多。税负压力、融资难度、市场无序、买难卖难等诸多困扰,牵扯了中国再制造大发展的脚步。
 
  支持基本靠喊
 
  支持再制造的纲领性文件有,但落到地方的实施细则不多,可操作依据更少
 
  辽宁沈阳是装备制造业大市,同时也是再制造最先起步的城市。拥有沈阳大陆、沈阳机床等一批再制造领军企业。记者深入采访发现,他们不同程度地为“尚未细化的政策支持”而苦恼着。
 
  沈阳机床再制造事业部总经理王松,曾翻遍了所能找到的国家、省、市对再制造支持的相关文件。他说,“纲领性的文件有,比如国家及省‘十二五’规划,但落到地方的实施细则不多,可操作依据更少。”比如再制造企业最关心的税收政策,很多国家为了扶持再制造,都采取初期减免或退税的政策。而我们执行的还是双重收税,采购旧原料或设备要开具增值税发票,卖出再制造产品同样要开具增值税发票,一买一卖,一进一出,进项销项虽可抵扣部分,但回收旧产品付出的增值税发票(17%的税率),大大压缩了再制造行业的利润空间。
 
  回收旧产品为何要让买家开具发票呢?因为旧设备来源复杂,很多不具备开发票资质,比如旧货市场。即使对方也是正规国企,却因不是机床企业无法开具机床发票。为避免“逃税”,沈阳机床不得不出资建立渠道商,由渠道商提供发票采购旧机床,再由沈阳机床返还发票税点。一切都正规了,然而,含税的再制造产品价格却上去了。记者在沈阳几家汽车4s店了解到,不少汽车商家抱怨,一台再制造汽车价格相当于新车的8折,消费者根本不认这么贵的“二手改造车”,然而价格低下来,汽车再制造就无利可赚。这是汽车再制造不能广泛铺开的重要原因。
 
  再者,原料采购、技术研发都需要真金白银扶持的再制造企业,对金融支持也相当渴盼。沈阳机床虽未拿到金融租赁的“牌照”,但通过与金融部门合作已经向有租赁需求的机床客户提供了再制造产品。因为青睐再制造产品的多半是“差钱”的中小微企业和个体户。“再制造壮大不能光靠上面喊,更得有下面的实际支持。谁都说重要,可是再制造却总也挤不进政府采购的大门,再制造由谁来推动,使多大力气推动,这是一个问题。”一位再制造产品销售商对记者坦言。
 
  市场无序暗战
 
  正规再制造企业获得旧件十分困难,应尽快明确回收主体,完善旧件回收体系
 
  中国已经是汽车消费第一大国,可那么多该更新换代的旧车都去哪儿了?
 
  记者暗访了沈阳“金宝台”和“塔湾”两处较大规模的二手车市场。二手车排开的长龙阵,除了买车者,更活跃着二道贩子和寻觅旧车拆解的“车探”。他们也在进行“再制造”:洗洗喷喷搞个“外表光鲜”再找下家,或者把肇事车、老旧车主要零部件如发动机、变速箱等拆解下来,再把它们卖给汽车维修店。
 
  沈阳一地,二手车几十万台,而具有车辆评估资质的专业评估师不足20人。沈阳十四纬路一家汽修店店主对一个旧变速箱的买进报价是3500元,重新置换到一辆宝来车上,全套维修要价(不含工时费)是9500元。店主认为旧件利用靠的是眼力。他说:“我说多少钱就多少钱,这东西(指旧变速箱)没啥标准,看使用时间长短,再就是凭个人经验。”
 
  由于目前还没有开放汽车废旧零部件自由流通市场,正规的再制造企业获得旧件反而十分困难。二手车及零部件私下交易走的多是“野路子”,与汽修小店勾结的“再制造”一直在水下暗行,没有标准,没有质保,更没有发票。王松说:“二手车市场的混乱反映的不仅是汽车,而是整个再制造原料市场的交易乱象。在二手机床交易活跃的山东章丘、河北廊坊,正规再制造企业基本没有,‘转手倒腾’的散户门店倒是很多。”
 
  在沈阳举办的再制造论坛上,一位变速箱企业总经理认为,随着变速箱行业的售后服务升级,旧件来源是制约变速箱再制造行业发展的瓶颈。专家建言,再制造本身是反向的工艺流程,应该像再制造业先进国家那样尽快明确回收主体,鼓励发展再制造逆向物流,完善旧件回收体系,扭转无序市场迫在眉睫。
 
  差距还须快赶
 
  中国不缺再制造技术,缺的是社会认可度,升级后的再制造产品完全可以超过新品
 
  可节省成本50%、节能60%、节材70%、减排80%的再制造业,在欧美国家发展50多年,已形成了巨大的产业链,全球产业规模已超1400亿美元。处于起步阶段的中国再制造产业规模只有几十亿元。像卡特彼勒这样的全球工程机械再制造业巨头,已经纷纷将触角伸向中国。
 
  “中国不缺再制造技术,缺的是社会认可度。升级后的再制造产品完全可以超过新品。”沈阳大陆集团董事长董侠这样看。沈阳大陆是利用激光熔覆技术修复机械磨损的行家,他们打破国际上“发电机主轴不能修”的惯性思维,为石化、冶金系统挽回报废损失高达几十亿元。“传统制造是均匀制造,设备失效并非整体寿命到期,往往是局部失效导致的。‘心脏’坏了而其他‘器官’还是好的。激光再制造的革新在于可以‘非均匀制造’,在机械产品最易磨损的关键地方‘局部强化’,节约资源减少浪费,延长产品寿命。”董侠进一步说,即使不算再制造对产品升级的功劳,仅是减少工业品垃圾这一项也是对国家的重大贡献。
 
  我国已进入机械装备和汽车报废的高峰期,再制造产业发展面临难得机遇。据测算,全国80%的在役机械超过保证期,机床保有量800万台,役龄10年以上的传统旧机床超过300万台,废旧汽车约500万辆。且不说达到德国废旧汽车100%的回收利用水平,就算仅将其中的10%进行再制造,产值规模都将超过千亿元,潜力十分巨大。
 
  “再制造不仅是对旧件的回收利用,它始于产品设计期,并贯穿于产品的全生命周期。”王松看得更远,他说,即使没有鼓励政策,也要自建再制造回收和销售网络,完善再制造的售后服务平台,在全国成立八大再制造基地,力争今年再制造规模突破1亿元。企业努力的更大意义是建立机床回收利用经济评价指标体系,“我们走在前面就是对行业标准的贡献”。